【設定】戈雷區(Gray Zone)

身後的各小隊正忙碌地調試著他們的SA,縱然我還沒下達最終的作戰指令。他們心裡都明白,不遠千里來到這,還帶上了亡靈锘戎(Revenant Laurel),明天不會過得輕鬆。我坐在強壘上面,望著眼前那一片荒蕪的土地,靜靜地待了許久​​。直到阿爾戈斯悄無聲息地將一壺威士忌遞到我面前,我接過來滿滿地灌了一口,轉過頭他已消失在夜色之中。他平時不會輕易出現,但這一刻他知道,我需要酒。

眼前這片被陰鬱籠罩的土地,是我出生的地方。

家人帶著年少的我,掙扎著在戰後的混沌中生存下來,但「灰色夏季」卻如同噩夢般悄然降臨。受到酸雨的影響,我們的土地變得貧瘠,我們只能遷徙到酸雨影響較小的地方繼續生活。飢荒開始蔓延,難民的數量日益劇增。一無所有的我們,換了一個又一個臨時居住地,但去到哪都像災難一樣不被歡迎。我們即使能幸運地從飢荒中生存下來,可是還要面對疾病的威脅。父母病逝後,留下我一個人在這荒涼的世界中獨自漂泊。

長達十數年的戰亂和灰色夏季的出現,令許多國家沒有更多的人力和足夠的資源去應對,他們被迫逐漸放棄那些酸雨污染嚴重的領土。這些國家的邊界就這樣一點點地萎縮,甚至消失。最終,這些受到酸雨污染又無政府認領的土地,被人們統稱為戈雷區。

憑著特有的手段,戈雷區還有少量的人生存至今。他們一些人將廢棄的城市當作寶庫,冒著生命危險將“無主之物”帶出來倒賣為生,成為拾荒者;一些人成為了盜匪,專門劫掠路過的商旅;另外一些“看透了”的人,則武裝起來組建鏢隊,用生命作為代價找到穿越戈雷區的運輸路線。諷刺的是,這些“血路”成為了被戈雷區隔離的國家的生命線。無論是國家還是跨國企業都願意付大筆金錢給他們,以保障貨物及隨行人員的安全。這些回報豐厚的“業務”,不單養活了在戈雷區生活的人,更吸引了各種機會主義者、僱傭兵、黑市商人、走私者之類的不法之徒聚集在戈雷區附近。久而久之,全球的戈雷區都形成了各具特色的灰色產業鏈。

有些人會把這些戈雷區稱為烏托邦或反烏托邦,但我面前的這片土地兩者都不是。這裡被罪惡和病疫蹂躪太久了,人性已經扭曲墮落。這巨大的傷疤永遠不會痊癒,重建希望的機會很渺茫。然而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。

戴上防毒面具,鼻子不再那麼難受。順著模糊的視線,將剩下的酒灑向空中。

爸,媽,我回來了。

【設定】無形控制權

我們在亞格斯西部亞德裡亞山脈的第55維京部隊營區,進行著跨部隊戰術合練。營區指揮官突然召集會議,一支巡邏分隊帶著工程師前往邊境雪域的通訊基站進行維護,隨後失聯且定位信號消失。那片雪域人跡罕至,我們並未派兵駐守通訊基站,無法得知更多信息。根據通訊記錄,在巡邏分隊失聯前,其附近多個通訊基站曾出現短暫的信號消失,基站的氣象監測裝置反饋結果只顯示該區域有風雪,大致可以排除受到突發雷暴天氣影響。

通過三個通訊基站根據失聯人員最後一次的通訊進行三角定位後,使用雷達對該區域範圍進行掃描也無結果。我們判斷可能已受到不明敵軍入侵,失聯小隊已陣亡或被虜獲離開國境,通訊基站也可能落入敵手。因為當下頻發的小規模戰爭,不但要塞城市和低污染地區是必爭之地,通訊基站能為軍事行動提供通訊、定位、導航等功能,為戰事提供先機,也成為了主要爭奪目標。各國軍隊甚至會越過國境,搶奪無政府控制的戈雷區(Gray Zone)通訊基站,以取得對該區域的無形控制權。

營區指揮官下令全員立即進入戰備狀態,第55維京部隊派出多個小隊分別前往出現異常的通訊基站,而我部與凡賽堤特戰兵組成臨時救援隊前往失聯地點。各分隊各自駕駛一輛雪域山地版查普爾,以確保區域聯絡通暢。查普爾在轉換成臨時基地模式時,還可以充當通訊基站,只是覆蓋範圍較小。所以我們必須保持一定的間隔距離行軍,形成網狀戰鬥隊列。

當抵達失聯區域時發現了戰鬥過的痕跡,但未發現失聯小隊人員。地面留有多種載具行駛痕跡,一路延伸出了國境。前往各異常基站的小隊發來通訊,未見敵軍蹤影,但發現通訊基站被動過手腳。

根據目前情況,無論是不明敵軍的單純騷擾,還是通過通訊基站竊取信息或拷問失聯人員取得情報,我們都已處於下風。我與營區指揮官商量過後,決定先返回營區,並向上級請求支援。我預感,接下來會有一場惡戰。

【設定】猛禽斯比達 MK1m

在海軍陸戰隊成立後的一次海外聯合行動中,我軍多個部隊聯同盟友「維蘇維那(Vesuvina)」圍捕西巴里海盜(Sibary Pirates)。西巴里海盜長期以來都困擾著北愛琴海的貿易航線,他們占據了一座叫馬爾托島(Malto Island)的廢棄島嶼作為巢穴,該島隱藏在愛琴海群島中的戈雷區(Gray Zone)。自灰色夏季以來,很多島嶼的環境都產生了變化,要面對更多未知的及復雜的情況。於是我們帶上了猛禽斯比達MK1m(Raptor Speeder Mk1m)——锘戎公司開發的一款高機動性的全地形變形SA,是為了配合強壘 ST1作戰時能發揮出更大效用而開發的新武器。

聯合部隊在破曉時分從北面向馬爾托島(Malto Island)發起進攻,我軍由「猛禽小隊」作為先鋒搶灘登陸。 「猛禽」統一以二足形態駛入淺灘,快速登上海岸後轉換成全地形戰車形態,靈巧地穿過敵方火力網並破壞了防御工事,直接打亂了敵方防御部署。隨著「猛禽小隊」的突擊,其他的地面攻擊部隊成功登陸,並在海灘上與海盜展開激烈交火,但未發現敵方頭目蹤跡。隨後收到來自維蘇維那軍隊傳來的通訊,他們發現有一支車隊往南駛入了樹林之中。我立即下令進行追捕,由「猛禽小隊」打頭陣開路,因為行駛在被酸雨侵蝕的朽木林地簡直如同噩夢,只有他們才有希望及時穿過林地追上海盜逃跑車隊。「猛禽小隊」隊長進入樹林前停了一下,將「猛禽」切換至二足形態,然後就如同在書上看到的迅猛龍一樣快速繞過樹木的阻擋飛快前進。我們沿著「猛禽小隊」開拓出的「道路」掙扎前行時,維蘇維那軍隊再次傳來通訊,在島嶼南面海域發現了敵方船只,我們知道這他們的援兵,來與頭目會合。最高指揮官明確表示,如果行動失敗將很難有第二次機會抓住這個行蹤難以捉摸的頭目,無論以任何代價都決不能讓他逃脫。

在趕上逃跑的車隊之際,他們也發現了側後方追趕的我們,並將所有能用上的武器都射了過來。樹干在我們身邊炸開、飛濺、倒塌,追擊的速度開始減慢,這樣下去我們就會被拉開距離。「猛禽小隊」隊長回頭望向我,我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,馬上命令其他隊員全力開火為他掩護並吸引火力。「猛禽小隊」隊長抓住敵方火力減弱的一個間隙,加速竄了出去。海盜車隊駛出了林地,即將到達不遠處的碼頭。他們開始歡呼慶祝,並大聲嘲笑著。在一切將要消失之際,一個野獸般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面前,並將一梭火神炮的子彈打在了「頭車」上。「頭車」隨即失去控制撞向旁邊大樹而側翻,尾隨的車輛連環相撞停了下來......

「猛禽」強大的機動性能得以實現,是因為锘戎公司開發出了先進的「棘同步器(THORN)」操作系統。「猛禽」很快地配備到各部隊中使用,並衍生出不同的定制款。雖然學習駕駛斯比達 MK1 並不難,但時至今日,我再也沒見到誰可以像「猛禽小隊」隊長「赤臉」那樣真正的「駕馭猛禽」。我想知道他那紅色面具的背後,還有什麼故事......

【設定】“四眼”強壘

“四眼”是現在我軍常規SA強壘的暱稱,但很多人都不知道它的設計概念來自一部裝了大砲的農用機械——海狸工程車。

那年激進組織“亞得里安子民”突襲紮馬伊,亞格斯北部的這座邊陲小城是我們往北通商的必經之路,是戰略要地。一旦失守,就會令國家陷入困境。我試圖在戰鬥前撤離平民,但更多的人選擇留下來幫忙,每個人都了解情況的嚴重性。那是一個令人振奮的時刻,時至今日也讓我心中感到溫暖,我們真正地團結了起來......即使仍然面臨重重困難。

當下的武器和裝備有限,需要更多的火力。我們在一個舊軍械庫中,發現了在二戰後遺留下來的一些大砲,並試圖將它們移動到更具戰略意義的位置並將其投入使用。這時,一名锘戎公司的工程師提出了大膽的想法——把這些大砲裝到海狸工程車上。海狸工程車是一種多用途重型車輛,使用來自不同地方的零部件組裝而成。它採用了由鍩戎公司開發的一款獨特的動力裝置,這種動力裝置強大到足以驅動坦克。並且海狸工程車的操作系統支持多個並行操作,能夠與砲彈的射擊系統連接!這樣的結合實在太棒了!這是配有四門加農炮和兩把機槍的移動堡壘。雖然缺乏準確度和敏捷性,但它在戰場上肆意破壞造成的混亂,完全摧毀了敵人的士氣,為我們贏得了勝利。

我們勝利的消息很快傳遍全國,軍方隨即委託锘戎公司開發新型武器——將海狸工程車的動力裝置進行升級改造並縮小尺寸,並且開發出全新的操作系統,成功研製出第一代SA——強壘。強壘擁有出色的中遠程打擊能力,成為了國土防禦的主要武器之一,還開啟了我軍的SA時代。

【設定】反三頭犬突擊戰術

我軍的鍩戎系列是針對三頭犬開發的,但三頭犬在機體性能上還是有很多優勢。三頭犬的駕駛艙有加固的保護外殼,普通狙擊手難以在遠距離擊斃駕駛員。唯有重型火砲或反器材武器才能造成較大殺傷。

我軍部隊在一般情況下會因應不同的地形和作戰任務,為地面部隊配置三台不同類型的锘戎及其駕駛員。當我方遇上奧曼加軍隊使用“三頭犬突擊(Cerberus Rush)”戰術時,突擊型鍩戎(Assault Laurel)應立即從側翼搶攻,防止敵方三頭犬形成合圍。遠距型鍩戎(Long-range Laurel)後撤拉開距離,與步兵一同以製壓火力進行支援,達到限制和削弱其裝甲保護力的效果。成功瓦解“三頭犬突擊(Cerberus Rush)”戰術後,指揮官要盡快指揮隊伍撤出被伏擊地點,因為奧曼加軍隊的支援十分迅速。

【設定】土鬼風味料理

飲食習慣會透露一個民族的特性。沒有吃過土鬼的食物,就無法了解土鬼。

土鬼的基本膳食通常是一大碗雜燴燉肉,佐以幾塊手掐麵團和麵包,再加上一杯溫暖的奶油茶。深褐色的燉菜味道豐富獨特。因為他們不會浪費任何食物,剩下的燉肉總是會留到下一餐添加新材料再煮,到最後根本難以分辨出裡面有什麼東西。把燉肉分給我的土鬼老婦說,這窩燉肉是從她母親嫁過來的時候開始煮的。我猜對他們來說就跟我們喝酒一樣,越陳越好。

但是我想即使看著他們加入食材,也一樣猜不出是什麼,因為那些根本不是真正的肉。土鬼會把蚱蜢和蟋蟀等等昆蟲搗爛變成肉醬,再製做成蛋白質豐富的肉乾或肉丸,他們不說的話外人根本看不出來。他們只會在很偶然的場合才會食用動物的肉。

設法適應嚴苛沙漠環境的除了人還有植物。有一種野高粱能夠在這一帶結實,土鬼的麵包就是用高粱代替小麥製造。他們也很喜歡使用丁香、胡椒和小豆蔻之類氣味濃烈的香料,不知道是他們想辦法種植還是跟格斐亞人交易得來的。

土鬼會使用駱駝奶製作奶油,味道出乎意料地好,煮成奶油茶後有一種淡淡的鹹香味,質地濃厚。要是有吃剩的麵包和奶油茶,土鬼會加入高粱麵粉把它們混合搓成手掐麵團,變成方便攜帶的乾糧。他們絕對不會浪費半點食物。

【消息】《酸雨戰爭》1:28系列會場及線上限定新品發佈 —— 潛襲查普爾 HETT 600e

《 酸雨戰爭》1:28 系列會場及線上限定新産品——潛襲查普爾 HETT 600e 正式發佈! 新品發售首站將在7月19 日聖地亞哥國際漫畫展 (SDCC) 展開,並陸續於下列活動會場發售:

7月活動:

  1. 聖地亞哥國際漫畫展 (SDCC)
    日期:  7月19-22日
    展位: #3229
    展商: Toynami
    網址: https://www.comic-con.org/
  2. 香港動漫電玩節
    日期:  7月27-31日
    展位: #C03-C05&C08-C10
    展商: Asia Goal
    網址: https://www.ani-com.hk/
  3. Wonder Festival 夏
    日期: 7月29日
    展位:#2-21
    展商: Fewture Models / ART STORM
    網址: http://wf.kaiyodo.net/

9月活動:

  1. Super Festival 
    日期: 9月23日
    展位: 待定
    展商: Fewture Models
    網址: http://artstorm.co.jp

10月活動:

  1. 中國國際動漫節
    日期: 10月01-05日
    展位: V01 & V03
    展商: 酸雨戰爭
    網址: www.cicaf.com/
  2. 台北國際玩具創作大展
    日期: 10月18 - 21日
    展位: 待定
    展商: 待定
    網址: http://taipei-toyfestival.com

以上活動過後新品將於10月下旬正式於 B2Five 線上商店公開發售。
網址 : http://www.b2five.com/
*產品貨量有限視乎供貨情況而定, 請聯絡各展商確認現場準確資訊。
立即訂閱《酸雨戰爭》官方網站及社交頻道獲得更多最新情報!

【通告】網站系統維護公告

各位尊敬的用戶:

為了能提供更好的體驗,《酸雨戰爭》官方網站將於 2018年6月13日至26日進行系統維護,在該時間段內各功能均可正常使用,但會暫停內容更新。

給您帶來的不便,我們深表歉意。

《酸雨戰爭》官方運營組

【設定】高炮車 FB7

高炮車 FB7 是亞格斯軍隊中仍在使用的最早期軍備之一。它也是二戰以核彈告終後第一部可變形的軍用載具。

FB7有兩種模式:摩托車模式和步行大炮模式。FB7通常都以駕駛員單獨駕駛的摩托車模式出現,後座有空位可乘載額外人員或搬運物品。在摩托車模式下,FB7沒有攻擊能力而且沒法為載員提供多少保護。沉重的履帶雖然會影響速度,但它能夠在惡劣環境的崎嶇地形上行駛。

當轉換成步行大炮模式時,FB7會變形成雙足遠程大炮。在此模式下,它的移動能力相當有限,足部主要是調整瞄準之用。這些大炮可以在相當大的範圍內對敵人造成毀滅性的傷害。

無論是作為攻擊還是防禦的武器,它都可以在大量部署時發揮最佳作用,佈陣並且對敵方的防禦工事投下暴雨般的炮擊、協助我軍推進車輛或與步兵隊共同前進。高明的指揮官可以用它們製造幾場密集射擊造成大量傷亡,並且在敵軍找到報復機會之前就移動到別處,有效打擊敵軍士氣。

高炮車需要駕駛員離開載具才能變形,現在的變形載具和SA已經不再使用這種設計。在如今由強大SA稱霸的時代,高炮車雖然顯得老派,但仍然可以在亞格斯的前線和紥馬伊看到它們的蹤影。

由於FB7欠缺近戰能力,令它們很容易成為敵襲的目標,所以通常會派出其他戰力保護它們。

【設定】土鬼

土鬼的祖先來自強大的帝國伊斯坦西亞(Estancia),後被比她年輕的鄰國奧曼加消滅。但伊斯坦西亞的滅亡並非只因為鄰國的報復性入侵,在開戰前他們已親手埋下滅亡的種子。他們曾拼命改良農作物品種提升生產效率,直到發生大規模的枯萎病。為了竭止擴散,伊斯坦西亞求快心切,大量使用實驗性的農藥「神奇利澤」。然而藥物反而令枯萎病更加嚴重,毀滅了該區所有植物,導致整個地區急速沙漠化,令國家走上敗亡之路。

身受這種毒物所害的土鬼基因被改變,後代的外觀都與常人有異,難怪會被排斥。他們本身也抗拒與外人接觸,居住在沙漠地區,以遊牧形式生活。邊境巡邏隊已確認在紥馬伊的邊境外至少有兩個大型部落。

他們變形腫脹的身體部位各有不同,並沒有一定規律。不過大部分土鬼的腳掌都有一塊塊的硬皮覆蓋皮膚,似乎有助他們忍受高溫的沙子。他們通常會以布條包裹雙足而不穿鞋。如果他們想,他們有辦法可以不發出半點腳步聲接近敵人。

身體的變異有可能令他們行動不便,但也有可能剛好相反。根據交戰的經驗,他們很擅長利用自己異化的身體優勢,我相信有些土鬼甚至演化出超卓的視力。

傳說他們會使用人的頭骨製成面具,加強保護。這並非虛構傳聞,不過原因似乎與他們的信仰有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