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设定】戈雷区(Gray Zone)

身后的各小队正忙碌地调试着他们的SA,纵然我还没下达最终的作战指令。他们心里都明白,不远千里来到这,还带上了亡灵锘戎(Revenant Laurel),明天不会过得轻松。我坐在强垒上面,望着眼前那一片荒芜的土地,静静地待了许久。直到阿尔戈斯悄无声息地将一壶威士忌递到我面前,我接过来满满地灌了一口,转过头他已消失在夜色之中。他平时不会轻易出现,但这一刻他知道,我需要酒。

眼前这片被阴郁笼罩的土地,是我出生的地方。

家人带着年少的我,挣扎着在战后的混沌中生存下来,但「灰色夏季」却如同噩梦般悄然降临。受到酸雨的影响,我们的土地变得贫瘠,我们只能迁徙到酸雨影响较小的地方继续生活。饥荒开始蔓延,难民的数量日益剧增。一无所有的我们,换了一个又一个临时居住地,但去到哪都像灾难一样不被欢迎。我们即使能幸运地从饥荒中生存下来,可是还要面对疾病的威胁。父母病逝后,留下我一个人在这荒凉的世界中独自漂泊。

长达十数年的战乱和灰色夏季的出现,令许多国家没有更多的人力和足够的资源去应对,他们被迫逐渐放弃那些酸雨污染严重的领土。这些国家的边界​​就这样一点点地萎缩,甚至消失。最终,这些受到酸雨污染又无政府认领的土地,被人们统称为戈雷区。

凭着特有的手段,戈雷区还有少量的人生存至今。他们一些人将废弃的城市当作宝库,冒着生命危险将“无主之物”带出来倒卖为生,成为拾荒者;一些人成为了盗匪,专门劫掠路过的商旅;另外一些“看透了”的人,则武装起来组建镖队,用生命作为代价找到穿越戈雷区的运输路线。讽刺的是,这些“血路”成为了被戈雷区隔离的国家的生命线。无论是国家还是跨国企业都愿意付大笔金钱给他们,以保障货物及随行人员的安全。这些回报丰厚的“业务”,不单养活了在戈雷区生活的人,更吸引了各种机会主义者、雇佣兵、黑市商人、走私者之类的不法之徒聚集在戈雷区附近。久而久之,全球的戈雷区都形成了各具特色的灰色产业链。

有些人会把这些戈雷区称为乌托邦或反乌托邦,但我面前的这片土地两者都不是。这里被罪恶和病疫蹂躏太久了,人性已经扭曲堕落。这巨大的伤疤永远不会痊愈,重建希望的机会很渺茫。然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。

戴上防毒面具,鼻子不再那么难受。顺着模糊的视线,将剩下的酒洒向空中。

爸,妈,我回来了。

【设定】无形控制权

我们在亚格斯西部亚德里亚山脉的第55维京部队营区,进行着跨部队战术合练。营区指挥官突然召集会议,一支巡逻分队带着工程师前往边境雪域的通讯基站进行维护,随后失联且定位信号消失。那片雪域人迹罕至,我们并未派兵驻守通讯基站,无法得知更多信息。根据通讯记录,在巡逻分队失联前,其附近多个通讯基站曾出现短暂的信号消失,基站的气象监测装置反馈结果只显示该区域有风雪,大致可以排除受到突发雷暴天气影响。

通过三个通讯基站根据失联人员最后一次的通讯进行三角定位后,使用雷达对该区域范围进行扫描也无结果。我们判断可能已受到不明敌军入侵,失联小队已阵亡或被虏获离开国境,通讯基站也可能落入敌手。因为当下频发的小规模战争,不但要塞城市和低污染地区是必争之地,通讯基站能为军事行动提供通讯、定位、导航等功能,为战事提供先机,也成为了主要争夺目标。各国军队甚至会越过国境,抢夺无政府控制的戈雷区(Gray Zone)通讯基站,以取得对该区域的无形控制权。

营区指挥官下令全员立即进入战备状态,第55维京部队派出多个小队分别前往出现异常的通讯基站,而我部与凡赛堤特战兵组成临时救援队前往失联地点。各分队各自驾驶一辆雪域山地版查普尔,以确保区域联络通畅。查普尔在转换成临时基地模式时,还可以充当通讯基站,只是覆盖范围较小。所以我们必须保持一定的间隔距离行军,形成网状战斗队列。

当抵达失联区域时发现了战斗过的痕迹,但未发现失联小队人员。地面留有多种载具行驶痕迹,一路延伸出了国境。前往各异常基站的小队发来通讯,未见敌军踪影,但发现通讯基站被动过手脚。

根据目前情况,无论是不明敌军的单纯骚扰,还是通过通讯基站窃取信息或拷问失联人员取得情报,我们都已处于下风。我与营区指挥官商量过后,决定先返回营区,并向上级请求支援。我预感,接下来会有一场恶战。

【设定】猛禽斯比达 MK1m

在海军陆战队成立后的一次海外联合行动中,我军多个部队联同盟友「维苏维那(Vesuvina)」围捕西巴里海盗(Sibary Pirates)。西巴里海盗长期以来都困扰着北爱琴海的贸易航线,他们占据了一座叫马尔托岛(Malto Island)的废弃岛屿作为巢穴,该岛隐藏在爱琴海群岛中的戈雷区(Gray Zone)。自灰色夏季以来,很多岛屿的环境都产生了变化,要面对更多未知的及复杂的情况。於是我们带上了猛禽斯比达 MK1m (Raptor Speeder Mk1m) ——锘戎公司开发的一款高机动性的全地形变形SA,是为了配合强垒 ST1作战时能发挥出更大效用而开发的新武器。

联合部队在破晓时分从北面向马尔托岛(Malto Island)发起进攻,我军由「猛禽小队」作为先锋抢滩登陆。「猛禽」统一以二足形态驶入浅滩,快速登上海岸後转换成全地形战车形态,灵巧地穿过敌方火力网并破坏了防御工事,直接打乱了敌方防御部署。随着「猛禽小队」的突击,其他的地面攻击部队成功登陆,并在海滩上与海盗展开激烈交火,但未发现敌方头目踪迹。随后收到来自维苏维那军队传来的通讯,他们发现有一支车队往南驶入了树林之中。我立即下令进行追捕,由「猛禽小队」打头阵开路,因为行驶在被酸雨侵蚀的朽木林地简直如同噩梦,只有他们才有希望及时穿过林地追上海盗逃跑车队。「猛禽小队」队长进入树林前停了一下,将「猛禽」切换至二足形态,然後就如同在书上看到的迅猛龙一样快速绕过树木的阻挡飞快前进。我们沿着「猛禽小队」开拓出的「道路」挣扎前行时,维苏维那军队再次传来通讯,在岛屿南面海域发现了敌方船只,我们知道这他们的援兵,来与头目会合。最高指挥官明确表示,如果行动失败将很难有第二次机会抓住这个行踪难以捉摸的头目,无论以任何代价都决不能让他逃脱。

在赶上逃跑的车队之际,他们也发现了侧後方追赶的我们,并将所有能用上的武器都射了过来。树干在我们身边炸开丶飞溅丶倒塌,追击的速度开始减慢,这样下去我们就会被拉开距离。「猛禽小队」队长回头望向我,我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,马上命令其他队员全力开火为他掩护并吸引火力。「猛禽小队」队长抓住敌方火力减弱的一个间隙,加速窜了出去。海盗车队驶出了林地,即将到达不远处的码头。他们开始欢呼庆祝,并大声嘲笑着。在一切将要消失之际,一个野兽般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,并将一梭火神炮的子弹打在了「头车」上。「头车」随即失去控制撞向旁边大树而侧翻,尾随的车辆连环相撞停了下来......

「猛禽」强大的机动性能得以实现,是因为锘戎公司开发出了先进的「棘同步器(THORN)」操作系统。「猛禽」很快地配备到各部队中使用,并衍生出不同的定制款。虽然学习驾驶斯比达 MK1 并不难,但时至今日,我再也没见到谁可以像「猛禽小队」队长「赤脸」那样真正的「驾驭猛禽」。我想知道他那红色面具的背后,还有什么故事......

【设定】“四眼”强垒

“四眼”是现在我军常规SA强垒的昵称,但很多人都不知道它的设计概念来自一部装了大炮的农用机械——海狸工程车。

那年激进组织“亚得里安子民”突袭扎马伊,亚格斯北部的这座边陲小城是我们往北通商的必经之路,是战略要地。一旦失守,就会令国家陷入困境。我试图在战斗前撤离平民,但更多的人选择留下来帮忙,每个人都了解情况的严重性。那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时刻,时至今日也让我心中感到温暖,我们真正地团结了起来......即使仍然面临重重困难。

当下的武器和装备有限,需要更多的火力。我们在一个旧军械库中,发现了在二战后遗留下来的一些大炮,并试图将它们移动到更具战略意义的位置并将其投入使用。这时,一名锘戎公司的工程师提出了大胆的想法——把这些大炮装到海狸工程车上。海狸工程车是一种多用途重型车辆,使用来自不同地方的零部件组装而成。它采用了由鍩戎公司开发的一款独特的动力装置,这种动力装置强大到足以驱动坦克。并且海狸工程车的操作系统支持多个并行操作,能够与炮弹的射击系统连接!这样的结合实在太棒了!这是配有四门加农炮和两把机枪的移动堡垒。虽然缺乏准确度和敏捷性,但它在战场上肆意破坏造成的混乱,完全摧毁了敌人的士气,为我们赢得了胜利。

我们胜利的消息很快传遍全国,军方随即委托锘戎公司开发新型武器——将海狸工程车的动力装置进行升级改造并缩小尺寸,并且开发出全新的操作系统,成功研制出第一代SA——强垒。强垒拥有出色的中远程打击能力,成为了国土防御的主要武器之一,还开启了我军的SA时代。

【设定】反三头犬突击战术

我军的鍩戎系列是针对三头犬开发的,但三头犬在机体性能上还是有很多优势。三头犬的驾驶舱有加固的保护外壳,普通狙击手难以在远距离击毙驾驶员。唯有重型火炮或反器材武器才能造成较大杀伤。

我军部队在一般情况下会因应不同的地形和作战任务,为地面部队配置三台不同类型的锘戎及其驾驶员。当我方遇上奥曼加军队使用“三头犬突击(Cerberus Rush)”战术时,突击型鍩戎(Assault Laurel)应立即从侧翼抢攻,防止敌方三头犬形成合围。远距型鍩戎(Long-range Laurel)后撤拉开距离,与步兵一同以制压火力进行支援,达到限制和削弱其装甲保护力的效果。成功瓦解“三头犬突击(Cerberus Rush)”战术后,指挥官要尽快指挥队伍撤出被伏击地点,因为奥曼加军队的支援十分迅速。

【设定】土鬼风味料理

饮食习惯会透露一个民族的特性。没有吃过土鬼的食物,就无法了解土鬼。

土鬼的基本膳食通常是一大碗杂烩炖肉,佐以几块手掐面团和面包,再加上一杯温暖的奶油茶。深褐色的炖菜味道丰富独特。因为他们不会浪费任何食物,剩下的炖肉总是会留到下一餐添加新材料再煮,到最后根本难以分辨出里面有什么东西。把炖肉分给我的土鬼老妇说,这窝炖肉是从她母亲嫁过来的时候开始煮的。我猜对他们来说就跟我们喝酒一样,越陈越好。

但是我想即使看着他们加入食材,也一样猜不出是什么,因为那些根本不是真正的肉。土鬼会把蚱蜢和蟋蟀等等昆虫捣烂变成肉酱,再制做成蛋白质丰富的肉干或肉丸,他们不说的话外人根本看不出来。他们只会在很偶然的场合才会食用动物的肉。

设法适应严苛沙漠环境的除了人还有植物。有一种野高粱能够在这一带结实,土鬼的面包就是用高粱代替小麦制造。他们也很喜欢使用丁香、胡椒和小豆蔻之类气味浓烈的香料,不知道是他们想办法种植还是跟格斐亚人交易得来的。

土鬼会使用骆驼奶制作奶油,味道出乎意料地好,煮成奶油茶后有一种淡淡的咸香味,质地浓厚。要是有吃剩的面包和奶油茶,土鬼会加入高粱面粉把它们混合搓成手掐面团,变成方便携带的干粮。他们绝对不会浪费半点食物。

【消息】《酸雨战争》1:28系列会场及线上限定新品发布 —— 潜袭查普尔 HETT 600e

《 酸雨战争》1:28 系列会场及线上限定新产品——潜袭查普尔HETT 600e 正式发布! 新品发售首站将在7月19 日圣地亚哥国际漫画展(SDCC) 展开,并陆续于下列活动会场发售:

7月活动:

  1. 圣地亚哥国际漫画展(SDCC)
    日期: 7月19-22日
    展位: #3229
    展商: Toynami
    网址: https://www.comic-con.org/
  2. 香港动漫电玩节
    日期: 7月27-31日
    展位: #C03-C05&C08-C10
    展商: Asia Goal
    网址: https://www.ani-com.hk/ 
  3. Wonder Festival夏
    日期: 7月29日
    展位:#2-21
    展商: Fewture Models / ART STORM
    网址: http://wf.kaiyodo.net/

9月活动:

  1. Super Festival 
    日期: 9月23日
    展位: 待定
    展商: Fewture Models
    网址: http://artstorm.co.jp

10月活动:

  1. 中国国际动漫节
    日期: 10月01-05日
    展位: V01 & V03
    展商: 酸雨战争
    网址: www.cicaf.com/
  2. 台北国际玩具创作大展
    日期: 10月18 - 21日
    展位:待定
    展商:待定
    网址: http://taipei-toyfestival.com/

以上活动过后新品将于10月下旬正式于 B2Five 线上商店公开发售。
网址 : http://www.b2five.com/

*产品货量有限视乎供货情况而定, 请联络各展商确认现场准确资讯。
立即订阅《酸雨战争》官方网站及社交频道获得更多最新情报!

【通告】网站系统维护公告

各位尊敬的用户:

为了能提供更好的体验,《酸雨战争》官方网站将于 2018年6月13日至26日进行系统维护,在该时间段内各功能均可正常使用,但会暂停内容更新。

给您带来的不便,我们深表歉意。

《酸雨战争》官方运营組

【设定】高炮车 FB7

高炮车 FB7是亚格斯军队中仍在使用的最早期军备之一。它也是二战以核弹告终后第一部可变形的军用载具。

FB7有两种模式:摩托车模式和步行大炮模式。 FB7通常都以驾驶员单独驾驶的摩托车模式出现,后座有空位可乘载额外人员或搬运物品。在摩托车模式下,FB7没有攻击能力而且没法为载员提供多少保护。沉重的履带虽然会影响速度,但它能够在恶劣环境的崎岖地形上行驶。

当转换成步行大炮模式时,FB7会变形成双足远程大炮。在此模式下,它的移动能力相当有限,足部主要是调整瞄准之用。这些大炮可以在相当大的范围内对敌人造成毁灭性的伤害。

无论是作为攻击还是防御的武器,它都可以在大量部署时发挥最佳作用,布阵并且对敌方的防御工事投下暴雨般的炮击、协助我军推进车辆或与步兵队共同前进。高明的指挥官可以用它们制造几场密集射击造成大量伤亡,并且在敌军找到报复机会之前就移动到别处,有效打击敌军士气。

高炮车需要驾驶员离开载具才能变形,现在的变形载具和SA已经不再使用这种设计。在如今由强大SA称霸的时代,高炮车虽然显得老派,但仍然可以在亚格斯的前线和扎马伊看到它们的踪影。

由于FB7欠缺近战能力,令它们很容易成为敌袭的目标,所以通常会派出其他战力保护它们。

【设定】土鬼

土鬼的祖先来自强大的帝国伊斯坦西亚(Estancia),后被比她年轻的邻国奥曼加消灭。但伊斯坦西亚的灭亡并非只因为邻国的报复性入侵,在开战前他们已亲手埋下灭亡的种子。他们曾拼命改良农作物品种提升生产效率,直到发生大规模的枯萎病。为了竭止扩散,伊斯坦西亚求快心切,大量使用实验性的农药「神奇利泽」。然而药物反而令枯萎病更加严重,毁灭了该区所有植物,导致整个地区急速沙漠化,令国家走上败亡之路。

身受这种毒物所害的土鬼基因被改变,后代的外观都与常人有异,难怪会被排斥。他们本身也抗拒与外人接触,居住在沙漠地区,以游牧形式生活。边境巡逻队已确认在扎马伊的边境外至少有两个大型部落。

他们变形肿胀的身体部位各有不同,并没有一定规律。不过大部分土鬼的脚掌都有一块块的硬皮覆盖皮肤,似乎有助他们忍受高温的沙子。他们通常会以布条包裹双足而不穿鞋。如果他们想,他们有办法可以不发出半点脚步声接近敌人。

身体的变异有可能令他们行动不便,但也有可能刚好相反。根据交战的经验,他们很擅长利用自己异化的身体优势,我相信有些土鬼甚至演化出超卓的视力。

传说他们会使用人的头骨制成面具,加强保护。这并非虚构传闻,不过原因似乎与他们的信仰有关。